香蕉视频app闪退情况卸载

admin
admin

出了公寓大门,萧芸芸终于明白过来,门卫大爷误会她和沈越川的关系了。

萧芸芸用手肘撞了撞沈越川:“你不打算解释清楚?”

沈越川笑了笑,若无其事的说:“大爷已经误会一个晚上了,解释……恐怕来不及了。”

“什么叫误会一个晚上了?这个误会什么时候开始的?”萧芸芸瞪着沈越川,恨不得把这个误会瞪掉是的。

沈越川依旧云淡风轻:“大爷昨天晚上亲眼看见我带你回来的。”

“你带我……”萧芸芸突然想起什么,猛地顿住,问,“你把我带回来后,是怎么把我弄上楼的?”

“你醉得不省人事,我又这么绅士,当然是把你抱上去的。”沈越川故意一字一句的强调道,“你们女孩子最喜欢的公主抱,门卫大爷刚好看见了。”

萧芸芸瞬间炸毛:“沈越川!”

“叫什么叫?难道你想被拖上去?”说着,沈越川突然换了个表情,一脸痞笑靠近萧芸芸,“就算你想,我也舍不得啊。”

萧芸芸对这种调

戏免疫,狠狠踩了沈越川一脚:“听门外大爷的语气,他好像以为我是你的第一个女朋友,把你当洁身自好的大好青年呢。呵,沈越川,你欺骗一个老大爷,良心过得去吗?”

“我从来没说过我没有女朋友,大爷没看见我带过异性回来,自认为我一直单身而已。”顿了顿,沈越川偏过头,疑惑的盯着萧芸芸,“话说回来,你一点都不好奇我为什么从来不带女朋友回家?”

萧芸芸“嘁”了声:“你这种人,哪里等得及带回家,勾搭上就直奔最近的酒店去了呗,还用问?”

冬季少女毛茸茸上衣天台纯净唯美照

沈越川明知道萧芸芸是嘲讽,不怒反笑:“你还真是了解我。偷偷研究我多久了,嗯?”

“你又没有得什么可以成为教学案例的病,没有研究价值。”萧芸芸笑了笑,上车,“想要成为我的研究对象,先去得个病再说。”

“……”沈越川不知道该怒还是该笑,叹了口气,踩下油门,朝着礼堂开去。

这一次,他不得不说萧芸芸猜错了,他之所以没有带过女朋友回家,是因为他和对方都不想。

大家只是玩一场游戏,没必要知根知底,去酒店,结束后各回各家,再无瓜葛,多好。

也许是他一直以来玩得过分了,老天安排他碰上了萧芸芸。诚如秦韩所说,他的报应来了。

而他,只能束手就擒。

……

……

丁亚山庄,陆家别墅。

怀孕后,苏简安一天比一天嗜睡,今天她却破天荒起了个大早,还顺带着把陆薄言吵醒了。

陆薄言知道苏简安在兴奋什么,看了看时间,还很早,伸手想把苏简安捞回被窝里再睡一觉。

“老公,我睡不着了。”苏简安软声撒着娇,挡开陆薄言的手,脸上满是跃跃欲试的兴奋,“我去试试小夕送来的礼服给你看!”

小夕送来的礼服?

陆薄言疑惑的跟着起身,看见苏简安穿着一件米白色的长裙从衣帽间走出来。

裙子的长度刚好到苏简安的脚踝,肩带设计,堪堪露出她形状美好的锁骨。到了腰腹部分,礼服的设计却又像极了孕妇装,宽宽松松的,完美贴合苏简安现在的腰围。

这种前所未有的设计,穿在苏简安身上,非但不显得怪异,反而有一种难以言喻的优雅。

礼服用的面料十分考究,垂坠感极好,优雅之余,更有一股慵懒的味道,两种气质碰撞,在苏简安身上交织出了一种别样的性

感。

苏简安却完意识不到此刻的自己有多令人惊艳,在陆薄言面前转了一圈:“小夕昨天让人送过来的,孕妇版的伴娘礼服!怎么样,我穿好看吗?”

陆薄言走到苏简安跟前:“你可以给小夕当伴娘?”

“我已经结婚了,当然不可以。”苏简安翘了翘唇角,“可是,没有规定不当伴娘就不能穿伴娘礼服啊!唔,快点回答我,我穿这件礼服效果怎么样?”

她激动得小脸微红,动作间,身上淡淡的馨香钻进陆薄言的呼吸里,成功的干扰了陆薄言的心跳。

陆薄言看着她,目光一点一点的变得深邃柔

软:“效果很好。”

“……”额……

苏简安总觉得,陆薄言和她说的,不是同一种“效果”。

果然,下一秒,陆薄言突然低头吻上她的唇。

“唔……”苏简安后退了一步,还来不及逃开,就被陆薄言用双手圈住腰带回来,随后,陆薄言加深了这个吻,像是在惩罚苏简安的逃离。

苏简安只能迎合他温柔的掠夺。

过了好一会,陆薄言松开苏简安,目光深深的望着她:“我的意思是,诱

惑我的效果很好。”

苏简安早就不是那个脸皮薄易脸红的女孩了,撇了撇嘴角吐槽道:“陆先生,你的定力越来越差了。”

陆薄言够了勾唇角:“因为跟你在一起的时间越来越长了。”

“……”苏简安承认,这句话让她无力招架,她只能红着脸推陆薄言:“你快点去换衣服,一会送我去小夕家。”

陆薄言意犹未尽的在苏简安的唇上啄了一下,这才转身进了浴室。

两个人都准备好,已经快要九点,陆薄言取了车,把苏简安送到洛家。

今天的洛家,热闹非凡。

骨子里,老洛和洛妈妈还是很传统的人,虽然说洛小夕早就和苏亦承领证了,但对于他们而言,举行婚礼那天,才是他们真正嫁女儿的日子。

婚嫁是喜事,洛妈妈请人把整个家布置得十分喜庆,一大早就有邻居来道贺,老洛和洛妈妈忙着接待,笑呵呵的合不拢嘴。

有邻居故意问:“老洛啊,女儿要嫁了,难过伐?”

老洛笑了笑:“不难过,我们还没来得及操心她的婚事,她就给我找了承安集团的总裁当女婿。这么懂事的女儿嫁出去,我肯定是舍不得的,但没什么好难过!”

一句话,老洛不但夸了女儿女婿,还顺带着夸了自己,一帮邻居听了,一边吐槽老洛这是炫耀,却又无法反驳,毕竟苏亦承的身份摆在那儿,老洛的话并没有夸大的成分。

一群人正高兴的时候,家里的阿姨匆匆忙忙从门外跑进来:“先生,太太,好像是苏小姐过来了。”

“简安来了?”洛妈妈忙起身出去,正好看见苏简安和陆薄言从车上下来。

苏简安也看见洛妈妈了,远远跟她打了个招呼,转头对陆薄言说:“你去我哥那儿吧,我在这儿阿姨会照顾我,没事的。”

陆薄言还是不放心,叮嘱道:“小心点,芸芸过来了,让她跟着你。”

苏简安点点头,陆薄言的车开走后,洛妈妈刚好出来,激动的看着她:“简安,快进去,小心点啊。”

苏简安笑了笑:“阿姨,你放松,我的情况早就稳定了。对了,小夕在干嘛?”

“今天凌晨两点多才回来,刚睡醒没多久,跟化妆师造型师在楼上呢。”洛妈妈拉着苏简安的手,“阿姨送你上去。”

上楼后,苏简安推开洛小夕的房门,正好看见洛小夕揭下脸上的面膜,见了她,洛小夕一半欢喜一半忧愁:“简安,你看我的脸!”

苏简安端详了洛小夕两秒:“你的脸上都是面膜……”

洛小夕冲进浴室洗了把脸,又跑出来:“我的皮肤状态是不是特别差?待会上了妆能遮住吗?今天是我的婚礼啊!我期待了十几年的婚礼!我不想顶着一张黯淡无光的脸穿上婚纱……”

苏简安问化妆师:“她这样多久了?”

化妆师犹豫了一会才说:“从我们进来,洛小姐就是这样了。我们告诉她,她现在的皮肤状态很好,一点都不影响化妆效果,可是……她不信。”

苏简安笑了笑:“我来搞定她,你们先下楼去喝杯咖啡。”

化妆师造型师走

光后,苏简安换了个不解的表情面对洛小夕:“你有必要紧张成这样吗?”

洛小夕撩了撩头发,矢口否认:“我才不是紧张,我只是想以最好的状态去迎接……”

“别装了,我知道你是紧张,但是不好意思跟化妆师说。”苏简安一脸理解的表情,“我要跟薄言领证的前一天晚上,跟你的状态一模一样。”

洛小夕托着下巴问:“后来呢?”

“后来没怎么样啊,事情比我想象中顺利多了。淡定点,越紧张越容易出错。”苏简安认真的端详了一番洛小夕的脸,“你的皮肤底子好,偶尔熬一

夜不会影响上妆效果的。倒是你这样紧张兮兮下去,会耽误婚礼的进程。”

洛小夕的脑子一下子转不过弯来:“那该怎么办?”

苏简安拿起电话,拨到一楼:“阿姨,我是简安,让化妆师和造型师上来给小夕化妆吧。”

洛小夕今天的妆容和造型,是早就设计好的,设计师和化妆师只需要按部就班的工作就行,洛小夕也还算配合。

苏简安松了口气,给苏亦承发了条短信,告诉苏亦承一切顺利,让他放心安排婚礼的事情。

没错,在陆薄言送她过来之前,苏亦承就料到洛小夕会紧张了。不过,苏亦承也料到她能搞定洛小夕,挂电话之前对她说了一句:“你嫂子就交给你了。”

想着,苏简安忍不住笑了笑,眼角的余光扫到窗外的天空。

晴空万里,是个适合迈进婚姻殿堂的好天气。

admin
未分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