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dc影院在线入口网址

admin
admin

因着阮明姿那把小弩,先前被贼人解下来扔了。她又拜托了吕叔帮她重新打造一把,说是先前那把不小心遗失了。

这是件小事,吕大牛自然是拍着胸膛应了下来。

阮明姿领着阮明妍回了家,家里头的兔子跟小鸡因着有阮明妍在家,倒是没有饿着,个个精神的很。

只是刚回家没多久,她不过才换了身衣裳出来,就听见邻居齐大娘那边的院门口吵吵嚷嚷的。

阮明妍扒在自家院子大门,好奇的往齐大娘家门口的方向张望着。

阮明姿推了推阮明妍的小脑袋:“看什么呢?”

边说边往齐大娘院门口那望去。

就见着一个有些眼生的老妇人在那扒拉着齐大娘,拉拉扯扯的。

很快,齐大娘的大儿子石头便匆匆从院子里出来,看他那模样,对那老妇人也颇有束手无策,也不敢怎么下手,只能在那抓耳挠腮的劝。

齐大娘平日里没少照顾阮明姿跟阮明妍,阮明姿也没犹豫,让阮明妍在院子里待着莫要出来,自个儿拎了个藤条编织的篮子,往齐大娘那行去。

已经有几个邻人探出头来看了。齐大娘又臊又恼,偏生那老妇人的手爪子似的紧紧扣在她胳膊上,挣脱不得,她微微抬高了下音量,大声道:“嫂子!你快放手!有啥话不能好好说?”

那老妇人桀桀笑了声,阴阳怪气道:“你还知道我是你嫂子!还以为你狼心狗肺忘了我是谁呢!自打我嫁进你哥,把你们几个小的都拉扯大了,又把小闺女嫁给了你儿子,亲上加亲,对你算是仁至义尽了!齐三丫啊,你可不能当白眼狼啊!”

嘟嘟嘴乖巧女孩娇媚无比

齐大娘脸色隐隐有些发青,她忍不住又提高了些音量:“嫂子这是啥话!……实在是我家小幺最近也要娶媳妇,拿不出余钱了!”

齐大娘的大儿媳妇小齐氏从院子里冲了出来,脸涨得通红,说不清是臊的还是恼的,声音都在微微发颤:“娘,你这是干啥!”

那老妇人满是戾气的瞪了小齐氏一眼:“你个没用的,那可是你亲侄子娶媳妇!你不帮衬一把,还问我干啥?!”

阮明姿听了一会儿,这是听出味来了。

这过来吵闹的老妇人,乃是齐大娘的娘家嫂子,也就是小齐氏她亲娘。

这次过来,是为着她孙子娶媳妇,来找齐大娘要钱的。

只是吵着吵着,那老妇人狠狠拧了齐大娘一把,又发狠的推了她一把,撒泼似的嚎起来:“齐三丫你这个狼心狗肺的!你哥哥统共就这么一个孙子,是你们老齐家唯一的种,你不搭把手,你是想看着你们老齐家绝后吗!”

阮明姿忙上前扶了齐大娘一把。

齐大娘这会儿鬓发都有些散乱了,她火气也上来了,青着脸:“嫂子!我既然已经嫁到了石家,就没有老拿夫家的钱,补贴娘家的道理!先前已经拿过几回钱了,嫂子回回说借,回回不还,且不说是真的没钱了,即便有,也没有这等白填的啊!”

老妇人却振振有词:“一家人,说什么借不借还不还的!”她露出有些狰狞的神态来,“你若是不借,今儿我就不走了!”

竟是甩起无赖来。

小齐氏只觉得自己的脸皮被她娘这样一通撒泼,踩在地上,可算是脸面全无了,她呜咽一声:“娘,家里是真的没余钱了……”

旁边却有道声音幸灾乐祸的响了起来:“哎呦,谁说没余钱啊,先前不还给我家那个白眼狼孙女垫了一笔银钱修围墙吗?看这围墙修的,啧啧啧,榆原坡都没几个比这还气派的!豪气的很,我看啊,哪里是没余钱,就是不愿意出罢了!”

阮明姿搭眼望去,却是赵婆子,手里攥着一把瓜子,在一旁一边磕着瓜子一边煽风点火,那双吊梢三白眼里满满都是唯恐天下不乱的幸灾乐祸。

老妇人一听,耳朵动了动,望向赵婆子指的围墙。

这一看,脸色越发难看了。

“谁家庄户人修这么糟蹋钱的东西!”老妇人厉声道,“有闲钱没处花是吧?!宁愿把钱给旁人烧,也不给你哥哥花,行啊齐三丫,你这糟贱玩意儿,真长进了!”

说着,就气势汹汹的扑上去要挠花齐大娘的脸。

阮明姿这会儿正扶着齐大娘呢,哪能坐视不管,她眼明手快的把手里的藤条篮子往前一送,把那老妇人一挡,不让她那发黄的尖锐指甲抓到齐大娘。

这藤条篮子坚韧的很,阮明姿当时特特带它出来,就是看它又不打眼又好用。

这一挡之下,石头反应过来,也顾不上长幼尊卑了,忙上去拽住老妇人的胳膊。

“小兔崽子反了天了!我是你丈母娘你敢这样对我?!”老妇人厉声喊着,又去挠石头的脸。

小齐氏惊叫一声,又哭着去拉老妇人另外一条胳膊,一时之间场面乱作一团。

赵婆子在一旁磕着瓜子看得可带劲了。

最后还是齐大娘的小儿子去地里把他们爹给喊了回来,才算震住了来闹事的老妇人。那老妇人一脸鄙夷的往地上吐了口唾沫,丢下一句“齐三丫我看你是不想当齐家人了”,趾高气扬的走了。

赵婆子偏生还在一旁幸灾乐祸的说着风凉话:“有些人啊,我看脑袋是长了馊水了,对着一个外人掏心掏肺的,对家里头的人这般小气刻薄。啧啧。”

齐大娘心里头正难受,对赵婆子的讥讽置若罔闻。

阮明姿却是温温柔柔的笑了下:“奶奶可不许这么说自己,虽说你对我是怪小气刻薄的,但也不至于脑袋里就长了馊水。”

众人先是一愣,继而反应过来,忍不住大笑起来。

可不就是吗?赵婆子对阮明姿阮明妍这俩孙女的刻薄那是榆原坡人尽皆知的事。

在众人的大笑声中,赵婆子涨红了脸,恨恨骂了一声:“你这小娼妇……”

待要再骂,阮玉春却匆匆跑了过来,小声的跟赵婆子道:“奶奶,章哥儿又让高秀才撵回来了!”

赵婆子愣了下,阮成章的求学大事那是全家最要紧的大事,她顾不上跟阮明姿计较,暗暗骂了声“丧气”,急匆匆回家去了。

admin
未分类